首页 |  新网站|  English|  bimba 

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系列简报之一


 发布日期:2015-7-14 17:16:00 来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  字体:     浏览数:  打印

 

简报2015年第030期(总第1216期)

背景介绍:2015710日,作为朗润·格政系列活动之一,“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”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致福轩教室召开。我们将分两期简报报告此次活动内容。本期简报报告中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总裁李军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金李、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的发言内容。

版权声明:未经允许,请勿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。如希望全文刊发或转载本简报,请联系tangjie@nsd.pku.edu.cn,并经主讲人本人审阅。

李军:合理利用股市杠杆

大家都希望股市能健康发展。如何促进股市健康?当权者一般喜欢儒家,讲究等级;富贵者一般喜欢道家,追求自由;而我这样的市井小民则喜欢法家,公平公开公正。

1、正本清源、诸神归位。股市就由四类人组成:监管当局、上市公司、投资人和中介。监管当局要干监管的事,把持市场入口,惩罚捣乱作弊者,但不能下场踢球。上市公司要有企业家精神,该分红分红,该经营经营,不参与股价炒作。投资人如果觉得股市是赌场,那就得信守赌徒精神,认赌服输;如果觉得股市是投资平台,那就得学巴菲特做价值投资,笑对暴跌;如果觉得股市是投机世界,那无论涨跌都可以赚钱。中介有什么牌照做什么事,如果有全部的牌照,就要把各个牌照进行隔离。总之,诸神归位就是“依法”,就是“公平”。

2、正大光明、合理披露。这涉及到“公开”的问题,要“光明”,不要隐瞒;要“正”,不能虚假;要“大”,不能小。但是还要注意“合理披露”。国内的信息披露有些畸形:要披露就恨不得把别人的内裤都扒下来,要么就完全不披露。比如投资人完全没有必要披露,都只影响到自己的输赢,不需要告诉别人自己的底牌。基金公司有义务向委托人披露全部情况,但向全国人民披露就是过度披露。

3、怀菩萨心肠,下必死杀手。监管当局首先得怀菩萨心肠,把每个参与者都当作好人,没有什么“善意”或“恶意”,每个人都是为自己的利益在奋斗。即便真有恶意做空者,那么抓到之后,应该把恶意做空者赚的钱退给利益受损者,而不是装到自己兜里。“下必死杀手”意味着,如果发现有人真的违规了,就要进行严厉的惩罚。市场禁入不管用,可以找人代持;轻微罚款也不管用,赚了1000万罚款50万,下次还会有人违规。所以要把违规者弄得倾家荡产,逐出市场。如果这样做,股民买股票时就得掂量掂量:万一股票作假、违规,可能就会退市,投资会血本无归;神车神创这些股票就不一定有那么大泡沫了。

4、合理利用杠杆。对于杠杆,不能一致声讨。金融的本质就是杠杆,我们的生活中离不开杠杆。但是杠杆有客户适用性问题,需要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一致。这是金融机构的最基本原则。比如创业板和主板不同,需要另外开户;融资融券需要客户金融资产超过50万,有半年以上投资经验;场外配资、信托产品都有最低门槛。这些都是适用性要求。现在的问题是,一些金融中介急功近利,违反适用性原则,胡乱推广所有业务,包括杠杆业务。如果金融机构违反了适用性原则,就得自己承受损失,而不是客户。如果券商贪心逐利,在股市涨一倍的情况下,维持担保比率和保证金比例还不上调,杠杆率还不下降,等到出现股灾,那就不是杠杆的错,而是券商的错。总之,杠杆本身并没有什么错,它是投资者的必须品。

金李:政府入市不是最有效的手段

最近中国股市波动比较大。国际市场担心中国金融市场泡沫破灭,并拖累到全球经济复苏。但我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很有信心。这次股价调整是技术层面的,而不是因为经济基本面出现问题。不过金融市场确实存在很多问题,需要做系统的检讨。

在过去的一个星期,围绕着该不该救市、怎么救市有很多讨论。我的两个观点是:    第一,我旗帜鲜明的支持政府出手稳定股票市场;第二,我旗帜鲜明的反对以救市为名行破坏市场规则之实。

从国际角度来看,中国需要稳定的金融市场。如果中国出问题,肯定会对国际收支、资本项目带来很大的影响。从国内角度来看,中国也需要稳定的金融市场。中国已经开始要把经济影响力向周边国家投放,包括一带一路、亚投行、人民币国际化都在有序推进,需要国内稳定的金融市场的支持。很多投资者在股市上涨过程中加了很多杠杆,这种情况下任由股市下跌的话,弱势的中小投资者会面临巨大的灾难,甚至影响社会稳定。因此,政府肯定要出手稳定股市。

不管是股市碰到了什么问题,坚定不移的促进股票市场发展都应该是中国的国策。股权融资属于直接融资,在市场上有价格,股价的涨落就反映了市场对这些投资项目的未来的判断,可以更加有效的引导资金流向。直接融资是在银行间接融资之外的一个有利补充,欧美经济体更多依靠股权融资。此外,股票市场的存在和蓬勃发展给VC/PE机构带来投资通道,也会促进创新驱动型的发展战略。现在中国提倡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,而老板和员工们拼命工作的一大动机就是希望将来有一天获得VC/PE的投资乃至上市,实现价值的巨大提升。

尽管救市是必要的,但一些救市的做法需要更稳妥的考虑。如果大家觉得生活在刺刀下,那么以后可能就不想继续参与了。最近很多机构打着爱国或者是民族大义的旗号,说买股票就是爱国、做空就是卖国,把股票买卖上升到了很煽情的高度。但我认为,只要按照现行的交易规则,买入卖空都是允许的。除非能证明,做空者有一些做法不符合现有条款,否则不能说卖股票就是不爱国。

关于政府入市,有人说这是必须的,有人觉得应该采取其它的方式。如果有机构听从政府的号召买了很多股票,但股价继续往下跌,就会面临公司治理上的问题。他们对于投资者的义务就是赚钱,投资者是否能接受这个亏损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。政府入市的另一个问题是,政府本来是一个裁判员,现在下场踢球,把股市拉上去,赚了很多钱,也有与民争利的嫌疑。公安部可以调查,看是不是有人违规,如果有就逮捕起来,给予相应的处罚,这是没问题的。但是赤膊上阵、直接入市可能不是最有效的稳定市场的手段。现在市场高度不稳定,政府入市看上去能帮助恢复信心,但是三五年后再重新看这个事情,也许会认为值得商榷的,就像2008年政府出台的4万亿措施。至于政府入市导致的道德风险问题,已有很多讨论,这里就不展开了。

金融市场、决策部门可能会说,市场这么不稳定,应该放慢改革步伐。但我认为,要想使得中国最终能够和国际金融市场接轨,那就不能停下改革的步伐。在危机结束之后,中国应该继续推进金融改革。

许思涛:救市可以借鉴美国和香港经验

美国在金融危机中,针对救助问题,还是做了很多的考虑,比如哪些金融机构可以救、哪些不救、怎么救。这些经验可以供中国参考。比如银行股票跌的很惨,花旗银行的股票跌了90%多,但是当时美国财政部做的决定就是去买银行的有毒资产,没有买银行的股票。买了银行的有毒资产之后,银行就可以继续贷款支持实体经济。如果买了银行的股票,金李教授讲的很多问题就会出现。一方面是公司治理问题,以后还面临如何退出的问题。

香港的经验也值得借鉴。很多人说当香港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时,特区政府也入市买股,中央政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。这是因为当时香港的股票到了6000点,确实很便宜,后来慢慢涨到了2万点。特区政府买了股票以后有一个很清晰的路径图,采取的办法就是慢慢的把它私有化,包括在特区政府财政出现盈余的时候怎么样分给居民。

在这次危机之后,还是要大幅度增加直接融资的比例。从2002年到现在,没有一年股票融资超过社会总融资的5%。即使是今年,股票市场这么火爆,股票融资在社会总融资比例也是很低。长期来看我们要改变这个状况。

未来希望金融改革继续推进。沪港通和深港通还是要继续做,最后相信大陆地区和香港变成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市场之一。到了真正贯通的时候,我相信以散户为主导的情况就会得到大幅度的改变。另外,新三板非常好,把投资者的入市门槛大幅度提高了,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注册制。

(唐杰编辑)

   

 
 
搜索: 标题 全文
 ;
Copyright© 1994-2012 北京大学 国家发展研究院 版权所有,京ICP备05005746
保留所有权利,不经允许请勿挪用,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:webmaster@nsd.pku.edu.cn